以案說(shuō)法

【法律案例】快遞玉鐲未保價(jià)丟失索賠16萬(wàn) 一審判賠800元

2018年11月21日來(lái)源:網(wǎng)經(jīng)社 電商物流

2018年10月13日 10:37:46(網(wǎng)經(jīng)社訊)王某托朋友通過(guò)某快遞公司郵寄玉鐲但未保價(jià),在郵寄的過(guò)程中該快件不慎丟失。王某與快遞公司商討理賠方案時(shí)稱(chēng)該玉鐲價(jià)值16萬(wàn)元,快遞公司不予認 可,王某遂訴至法院要求賠償。一審法院酌定快遞公司賠償王某800元,王某不服,上訴至北京市一中院。近日,該院作出終審裁判,判決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寄送玉鐲未保價(jià) 丟失起訴快遞

2016年5月14日,王某委托朋友李某從云南大理將和田羊脂玉手鐲及邢某委托購買(mǎi)的牦牛獨角梳共同郵寄到邢某處,李某通過(guò)大理的一家快遞公司向邢某發(fā)送一件快遞,快遞單號為7773,快遞費為20多元。

該快遞單顯示所郵寄的物品名稱(chēng)為牛角梳、手鐲,數量為4??爝f單重要提示部分(用黑體加粗的字樣)內容為:貴重物品和單票內件價(jià)值超過(guò)人民幣壹千元的快 件盡量保價(jià);未保價(jià)快件按運單選填的快遞費倍數賠償,未選填的視為按快遞費的五倍賠償;保價(jià)快件在保價(jià)價(jià)值范圍內賠償。但在該重要提示部分,沒(méi)有寄送人的 簽字,而該快遞也未進(jìn)行保價(jià)。

后王某經(jīng)查詢(xún)快遞到貨情況,發(fā)現快遞丟失。于是王某與邢某共同將該快遞公司訴至法院。一審法院判決支持了邢某的全部訴訟請求,并告知王某另行主張。王某遂訴至法院,要求涉案快遞公司賠償損失。

提交收據證明價(jià)格 一審法院未采納

在一審庭審中,王某為證實(shí)手鐲價(jià)值,提供一份烏魯木齊某市場(chǎng)的收據,顯示:和田羊脂玉籽料16萬(wàn)元。王某為證實(shí)其為快遞單上的所有權人,還提交了李某的證人證言,該證言顯示:除本次外,李某多次替王某購買(mǎi)和田玉并未保價(jià)通過(guò)快遞寄回,但均未出現丟失的情況。

一審法院經(jīng)審理后認為:王某提供的收據僅能證實(shí)其曾經(jīng)在烏魯木齊購買(mǎi)過(guò)和田玉的籽料,而不能證明該籽料與本案丟失的玉鐲之間具有關(guān)聯(lián)。遂根據雙方的過(guò)錯程度并結合生活經(jīng)驗,判決快遞公司賠償王某800元。

王某不服一審判決,上訴至北京市一中院,其認為一審法院未按照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確定玉鐲的價(jià)值,請求依法改判支持其全部訴訟請求。

請求缺乏事實(shí)依據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

北京市一中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快遞公司在快遞單上明確提示,貴重物品和單票內件價(jià)值超過(guò)人民幣壹仟元的快件盡量保價(jià)。對于保價(jià)物品,快遞公司會(huì )采取特殊的運 送方式。王某主張丟失的和田羊脂玉手鐲價(jià)值16萬(wàn)元,但在寄送時(shí)并未為手鐲保價(jià),此舉不僅未能提示快遞公司區別對待運送的物品,而且在求償時(shí)增大了確定手 鐲價(jià)值的難度。即便如王某所述,其多次使用快遞寄送物品未保價(jià)也未丟失過(guò),但其在寄送如此貴重的手鐲時(shí)不進(jìn)行保價(jià),也是對財產(chǎn)權利的保護有所懈怠。

本案中,王某提交了購買(mǎi)和田羊脂玉籽料的收據并申請證人李某出庭,但上述證據和證人證言并不能證明被快遞公司遺失的手鐲是由價(jià)值16萬(wàn)元的和田羊脂籽料 加工而成,不能證明遺失手鐲的質(zhì)地和價(jià)值,因此王某主張的16萬(wàn)元和田羊脂玉手鐲賠償金缺乏事實(shí)依據,法院不予支持。據此,北京市一中院判決駁回上訴,維 持原判。